从现有网络留存下的痕迹来看
admin
2019-09-11 14:42

  黑龙江省海林城以北40公里处有一座无名高地。此高低海拔757米,总面积40万平方米,冬季皑皑白雪,一片茫茫林海;夏季林木参天,密不透风。这座无名高地又叫威虎山,为惯匪“座山雕”的巢穴。

  侦察排长杨子荣自请改扮土匪胡彪,假借献图,打入威虎山。来到座山雕大本营的杨子荣被土匪包围,所有人一言不发,警惕地打量着他。

  平地惊雷,一土匪突然冲着杨子荣喊到:“天王盖地虎!(大胆,赶来气你祖宗)”杨子荣上前一步,中气十足地回到:“宝塔镇河妖(要是那样,我怕摔河里淹死)”

  又一土匪凶神恶煞地追问:“么哈?么哈?(干嘛的?)”杨子荣气定神闲地回复:“正晌午时说话,谁也没有家!(许大当家的山头)”

  《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通过土匪黑话技能初步获得信任,打入了密不透风的土匪内部。

  互联网圈也是这样,甚至在行业发展变迁过程中,“黑话体系”也紧追发展脚步不断迭代。盒饭财经将近十年流行于互联网圈中的“黑话”进行了梳理、总结和分析,试着找到其中的发展规律。

  刚迈入40岁的欣妈是第一批80后,在中国互联网初露锋芒的2000年进入大学,并挑选了当时的热门专业——计算机科学与技术。那段期间中国互联网相继进入各类“元年”:1998年,内容门户元年,搜狐成立、网易推出网易免费电子邮件服务;1999年,电子商务元年,阿里B2B成立忙着搞黄页、携程成立;2000年,内容门户上市年,网易、新浪、搜狐纳斯达克上市;2001年,移动手机元年,诺基亚市值逼近2500亿美金,波导、联想、海尔、步步高相继进入手机领域。

  2003年毕业后,从网页前端转到开发测试,十几年间欣妈的职业生涯一直围着互联网打转:“我们那个时期,除了程序相关的专业术语,没什么‘黑话’或者流行话术的概念。”

  “我选计算机专业的前后,这个专业特别热,但是之后大家都说是‘泡沫’,整个互联网行业都比较消沉吧。”欣妈对20年中前10年的中国互联网“黑话”,就像是走马观花的路人,没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像敏捷开发,1990年代国外就有了,但传播到国内,再影响到我们还变成这个圈子交流的‘黑话’,也是近几年的事。”

  2010年是传统企业集中开展电子商务业务的一年,品牌商、制造商、零售商以及传统的旅游企业,纷纷搭建网络销售渠道发展电子商务:苏宁易购网正式上线万元价格正式收购家电B2C网站库巴网 (原世纪电器网)80%股份;富士康旗下的B2C电子商务平台飞虎乐购(正式上线。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通过电子商务的网站进行购买的人数,已经达到1亿5千多万人。2009年至2010年12月,中国电子商务B2C市场共发生投资事件59起,尤以2010年创中国电子商务B2C市场历年投资数量之最,已披露投资金额为6.00亿美元,平均投资金额为1764万美元。

  从盒饭财经总结的这个阶段的黑话来看,基本集中在电子商务领域,对平台属性的侧重和关注,以及有了初步创业创的概念。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12月31日,中国网民规模达4.57亿人,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3.03亿人。2010年,苹果发布了被誉为史上最精致、也最经典的一部手机iPhone4;安卓应用市场的App数量首次超过10万;小米、美团、微信在这段期间内相继成立;打得水深火热的“3Q大战”。

  从现有网络留存下的痕迹来看,尽管2010年作为移动互联网元年,产生了如团购、智能手机等新风口,但因为 “新生儿”的声量不够,同时还未形成明显的“圈子”,互联网黑线版本中。

  马化腾在香港大学中的访谈中说:“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太老了。”“我们并没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诺基亚CEO在其品牌被微软收购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出这句话,潸然泪下。

  颠覆、调性、精益创业、裂变、互联网思维、用户痛点、刚性需求、自媒体、战略性亏损、BAT、标准化产品、咖啡馆、大数据、粉丝经济、生态、O2O、IP、跨界、投资人、沉浸式体验、垂直、拥抱变化、重新定义、用户体验、VC、KOl。

  以上26个关键词,是2013年至2014年互联网圈中新加入且传播度最为广泛的黑话。

  ,上一个阶段中,主要集中在电子商务和平台的概念上,2.0阶段中涵盖了新的商业模式、对用户的理解以及多种营销方式;三是针对投资人的“黑话”更多了,咖啡馆、投资人、战略性亏损、VC都与之相关。36氪发布的《2013年第1季度中国互联网创业&融资分析报告》中显示,延续2012年下半年的趋势,2013年Q1,电子商务、移动App、生活消费、社交、工具等仍然是创业者创业的主要概念和方向。电子商务和移动App开发属于最热门的创业方向,分别占到新增项目总数的14%和13.5%,另外再加上生活消费、社交和工具,这5大概念总共贡献了超过6成的新增项目。

  同时,数据显示,该季度中,一共披露的融资事件31起,涉及投资总额在10亿美元左右。

  其中,消费类电子产品、数据库软件、食品、数据管理服务、教育媒体服务成2013年风投新宠。

  DJX VentureSource数据显示,2013年消费类电子产品领域共进行31次风投,超出了1999年网络繁荣期创下的29次的新高。近几年消费电子品投资不断增长,从2012年4.417亿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8.476亿美元;2013年也是大数据存储业务蓬勃发展的一年,2012年创下的融资记录很快被2013年打破,风投公司对这一领域进行了101次投资,总额达9.042亿美元,高于去年95次投资1.8183亿美元的总额。

  而该阶段的黑话中,有一个强劲的共同属性——颠覆、拥抱变化、重新定义,这三个表达了同一种意思——对现有成熟商业模式和掌控权的正面挑战。

  与欣妈不同,互联网圈中的“黑话”对郑燕来说算得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当时对互联网的圈子没什么基础,领导也一直在推荐几本书,一本是《从0到1》,一本是《精益创业》,所以经常能从领导和周围的创业者口中听到各种‘黑线,创业孵化平台,社群、商业本质等等。” 郑燕原先供职于一家学术期刊,跳槽转行到了一家业务与创业者、孵化器、创业训练营等有着直接关系的经管类杂志。

  “发现身边的人都在用这些词后,潜移默化也用了起来。原因的话,一是感觉挺专业、挺酷的,自己也想学着用,二是感觉用同一种话和表述,可以快速和他们融入。” 郑燕的回忆中,一直有个疑问:“后来发现,其实我并不太了解这些‘黑话’背后真实的意思,就是学着大家怎么用,我也怎么用这些词。比如当时的‘互联网+’概念,我也不知道‘互联网+’具体什么意思,但还是选择使用,在对话中不断提及这个词,而这样的人不止一两个。”

  2017年:赋能、边界、平台战略、all in、共享经济、拉新、获客、黏性、留存、促活、消费升级、DAU、MAU、新物种、互联网金融、ICO、区块链。

  裁员、优化、降薪、组织架构调整、经济寒冬,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这些词时常出现在大众视野。

  2018年9月30日,腾讯时隔6年后首次动刀组织架构。12月11日,脉脉上密集出现了大量关于“知乎裁员”的消息。评论区中,数十个认证信息为“知乎员工”的用户爆料,有人说“上午还在改bug,下午就接到了消息”,有人说“周一刚入职,周二就被裁了”。12月19日,美团也被曝出裁员消息。据传相关口线的员工就在互相交换消息,有说内容线人,也有说点餐技术线日,滴滴的月度全员会议,所有员工准时通过视频直播参与其中。当天,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2月中旬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掉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

  打法、优化、下沉、社交电商、壁垒、解决方案、流量池、复盘、颗粒度、中台、私域流量、KOC、iot、996、产业互联网。

  流量缺失、强调加班是福报、渠道下沉、管理颗粒度、KOC等缺流量、缺钱、活儿多、要求多的“两缺两多”内容。

  2013年11月11日,腾讯创业15周年,马化腾发表“通向互联网未来的七个路标”的主题演讲,首次提出了“连接一切”和“互联网+”的新主张。

  于是,“互联网+”成为风靡一时的“黑话”带头大哥,投资人、创业者、员工都会在话语中夹杂着。

  当孵化不再是卵膜中动物胚胎,破膜到外界开始其自由生活的过程,而是企业孵化器为创业者提供良好的创业环境和条件。当咖啡馆不再是一个单纯为享受一个下午、一个享受的空间时,而变成一个可公开谈项目、聊BP的场合;生态也还是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下生存和发展的状态,也指生物的生理特性和生活习性,不是一个拿着PPT去融资的企业。

  2016年10月13日,中国杭州,当时还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马云给正在如火如荼发展中国的电商浇了一瓢冷水,他说,“电子商务”这几个字可能很快就被淘汰。“从明年开始,阿里巴巴将不再提‘电子商务’这个说法。纯电商的时代很快就会结束,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将没有电子商务,取而代之的是‘新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