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数家企业了解到
admin
2019-09-10 03:28

  8月27日,在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等单位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工业互联网大会暨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大会的工业互联网应用场景特色展厅里,金蝶国际和中国联通宣布成立合资公司云镝智慧,云镝智慧推出云镝工业互联网平台。云镝智慧总经理张剑云现场放线年,云镝工业互联网平台能连接10万家企业、100万台设备,到2025年,公司能上市。

  云镝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否以张剑云期许的速度成长还未可知。当它跟世界打招呼时,直接先跟竞争对手狭路相逢了:在云镝智慧发布会现场的左手边,是徐工信息的展位,正在展出汉云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布会现场的右下方,是华为的展位,正在展出华为Fu-sionPlant工业互联网平台。这两个平台在8月26日入选工信部2019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以下简称“双跨平台”)的公示名单。双跨平台名单共选出10家公司搭建的10个工业互联网平台。非常凑巧,这10家公司均在展厅内布展。

  同样在8月27日,第二届工业互联网高峰论坛在智博会上举行,又是一轮对工业互联网的密集讨论。

  工业互联网的概念,由GE在2012年提出,尽管出道时间不长,却吸引了全球的关注。

  Accenture对工业互联网的展望和市场定位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资规模将超过5000亿美元;预计2015年-2030年期间,工业互联网将为中国GDP带来约1.8万亿美元的增长。

  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市场规模将达到7000亿元。还有研究机构更为乐观,认为能达到万亿元级别。

  政府层面相当重视培育工业互联网。2018年6月至2019年6月期间,工信部对于工业互联网的发文已有6份。2019年,“工业互联网”被写进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市场存在着巨大的想象空间,政策加持下,在过去两年间,工业互联网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2017年,海尔发布COSMOPlat、树根互联发布根云、用友网络发布精智。2018年,美的集团发布M.IOT、阿里云发布supET、飞龙、飞象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统计,全国各类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达数百家,有一定区域影响力或行业影响力的平台有50多家。

  目前,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势力主要为两方,一是以工业富联、海尔智家、美的集团为代表的有制造基因的企业,熟悉工业流程和场景。二是以华为、阿里、用友为代表有IT基因的企业,在数字化方面有优势。

  可以预测的是,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涌现。等待着这些新生平台的,不光是有力的政策扶持、蓝海般的市场,还有商业模式的试错、自身实力的锤炼、生态圈的搭建,机遇与挑战长期并存。

  工业互联网平台,指可集成工厂内外部各种数据、服务、用户等资源,在集成资源的基础上能提供工业数据分析、工业应用支撑和工业应用的平台。各家企业推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架构可能有所差异,基本包括边缘层、IaaS层、PaaS层和SaaS层(IaaS、PaaS、SaaS,是云服务的三种模式)。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发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通用要求》里总结,工业互联网平台基本包括边缘连接层、云基础设施层、平台基础能力层和基础应用能力层。《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创新发展白皮书(2018-2019)摘要版》显示,2017年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市场规模为25.7亿美元,预计2023年将增长至138.2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可以达到33.4%。从全球范围看,美国的平台有先发优势,中国的制造业规模虽已居全球首位,但中小型企业数量庞大,工厂的自动化、数字化水平比较低,限制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应用土壤。

  在2019中国工业互联网大会上,华为云服务的架构师(华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由华为云负责)、海尔COS-MOPlat的销售人员、美云智数(美的集团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由美云数智负责)的销售人员和阿里云的技术人员,均不约而同地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反馈,目前很难打开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市场。

  “有一个客户让我印象深刻。”阿里云的技术人员向记者回忆,他曾向一家工厂老板推荐一套解决方案用于管理生产情况。但对方表示不用了,理由是“我老婆吃完晚饭后上到楼上(车间)转一圈,花十多分钟,差不多就了解当天的情况了。”

  该名技术人员能感受到,几乎每家工厂老板都认同信息化、数字化对于提高生产效率、管理效益的重要性,但这种认同要转化为行动,还需要经过测算投资回报率、投资回收期,计算下来,浇灭了不少小老板的投资意愿。“有的客户有尝试意愿,但其产线自动化的水平,还没达到应用我们平台的阶段。”美云智数的一名员工说。美的集团向外界展示旗下应用M.IOT的广州南沙工厂主要生产空调。改造前,原有6000多名工人,现在不到3000人,大量应用机器人、机械臂。原本一个耗时需要20多天的内销订单,改造后仅需3天就可以出货。M.IOT的应用使得设备、人员、物料的追踪便利化,连某个岗位的员工是否疲劳工作,都可以通过视觉识别来判断。但这个工厂的改造从2012年就开始了,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哑设备难开口,协议标准待统一。根据国务院的报告,超过八成的机器设备没有联网,而工业数据的协议不标准,更是在这些设备之间划了一道长长的鸿沟。”工业富联企业传讯及公共关系副总裁姚鹏,点出了机器设备的一个现状,这也是阻碍工业互联网平台发挥作用的一个因素。

  先行者基本需要担当起教育市场的任务,当下,即使是头部工业互联网平台,推广手段都非常有限。记者从数家企业了解到,公司对于平台的推广,线上渠道基本是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线下就是参加各种展会、论坛。

  为了推广COSMOPlat,海尔正在进行为期百天、覆盖15座城市的大篷车巡展活动。7月26日正式启动,流动性地向企业主展示COSMOPlat的技术和赋能案例,8月初,大篷车来到青岛西岸新区后,有65家企业在参观后注册了COSMOPlat。大篷车巡展算得上是行业里为数不多且别出心裁的宣传手段。

  政府的牵线,是工业互联网平台开拓市场的一个重要外援。8月中旬,海尔COSMOPlat与烟台市工信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COSMOPlat方面称,“在烟台市工信局的积极推进下,海尔COSMOPlat还与来自烟台的春雪食品、玲珑轮胎、康泰实业、鲁宇重工、华拓石材、大丰轴瓦6家企业现场签约。”

  阿里云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阿里云的三个工业互联网平台supET、飞龙、飞象,其实共用阿里云的底层技术,之所以发布了三个,supET面向浙江省,飞龙面向广东省,飞象面向重庆,背后也有希望能获得多个地方政府支持的考量。

  2017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工程”提到,要推动百万企业上云,“推动地方通过财税支持、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鼓励中小企业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现在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企业上云、政府补助的情况,这为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落地清扫了前期障碍。

  除开外部客观存在的条件尚未成熟,妨碍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将理论上存在的市场大饼咬到嘴里的绊脚石,相当一部分来自企业和平台自身。

  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鼻祖GE在2018年下半年欲出售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的消息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GE都要退局,什么样的企业才能玩转工业互联网平台?

  有制造基因的企业认为,IT企业虽用信息技术改造甚至颠覆了很多行业,但工业数字化的浪潮,主宰者不一定是他们,因为工业生产场景复杂、个性化需求高,存在经验和知识门槛,IT企业再强大也做不了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的意义在于IT结合OT(运营技术)。

  推出EcoStruxure的施耐德电气较为推崇上述观点。6月初,施耐德电气全球执行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尹正在施耐德电气创新峰会上称:“如果IT不能帮助OT提高效率、降低能耗、提高安全可靠性或进行更加可持续发展,没有人为IT买单。”

  施耐德电气高级副总裁、工业自动化业务中国区负责人庞邢健在接受包括经济观察报在内的媒体采访时也强调过,工业领域的数字化转型路径必须是量身定制,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架构要深入到运营体系,不懂数据背后代表的意义,收集到的数据或许无法加以分析和利用。

  而IT型企业在质疑制造业出身的企业是否有足够数字化能力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同时,也质疑这些平台能否被行业所接受。

  阿里云一名技术人员告诉记者,他在制造业工作了十多年,跳槽到阿里云做工业互联网平台,一定程度是因为,他认为制造型企业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商业逻辑上行不通:“你觉得一家公司会无私地将自己积累的先进经验分享给竞争对手吗?就算会,它的竞争对手会放心加入到这个平台吗?”

  对于这两方势力来说,它们也面临着共同的能力短板。搭建云基础设施并不难,做好平台上的应用不容易。“2018年,中国工业APP数量不超过5000个,工业APP培育能力薄弱,现象级工业APP更是屈指可数。”姚鹏说。

  政府层面也意识到工业APP的短缺。国务院定下目标,到2025年,要培育百万工业APP。开发者群体的强弱,直接影响工业应用的水准。国务院提出,要“通过开放平台功能与数据、提供开发环境与工具等方式,广泛汇聚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形成集体开发、合作创新、对等评估的研发机制。支持通过举办开发者大会、应用创新竞赛、专业培训及参与国际开源项目等方式,不断提升开发者的应用创新能力,形成良性互动的发展模式。”

  多数工业互联网平台重视平台拥有的开发者数量,持续统计该指标和服务的企业数、接入的设备数。用友网络旗下的精智工业互联网平台称拥有开发者将近2.7万人;浪潮云旗下的In-Cloud工业互联网称拥有开发者将近4.5万人;工业富联称旗下工业互联网平台拥有开发者超3000人。但美云智数一名员工告诉记者,M.IOT的应用目前只由美的集团自行研发,公司担心外部开发者的能力参差不齐。

  人才的短板也是平台要补课的领域。“找不到人、请不起人、留不住人,是目前工业互联网产业最头疼的事情。市面缺少精通工业技术又懂信息技术的跨界融合人才,其一是高端的研发型人才,其二是高端的技能型人才,高端研发型人才与高端技能型人才结合起来可以解决制造业面临的很多技术问题。其三是创业型的企业家,这是引领企业发展的最核心的领头羊。”姚鹏透露,工业富联成立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学院,提供理论、训练和专业场景的实践,内部培养千名既掌握专业领域知识又懂得工业大数据、工业人工智能和工业软件的复合型人才。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安全性,也是平台要守住的关卡。5G网络的到来,让一些企业不愿意上云的重要数据,有望在边缘层完成运算。

  从目前来看,工业互联网平台有电子商务、广告竞价、应用分成、金融服务、专业服务、功能订阅这六种可能的营收手段。其中,专业服务和功能订阅是现阶段比较有机会实现的,金融服务潜力较大。但对于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来说,持续投入而非盈利或许是一个将长期存在的情况。

  2018年-2020年三年起步,初步建成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工业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2035年,建成国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和平台,形成3-5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国务院在2017年定下的国内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目标。